余功茂:三尺讲台,感人坚守

2017-04-24阅读

余功茂,1975年9月生,中共党员,武汉大学外语学院大英部教师。余功茂2012年曾做过开颅手术和眼部手术,2014年11月又被确诊患尿毒症,现每周透析三次。虽然忍受着健康人所不能体会的病痛折磨,余功茂却始终不愿离开讲台。目前带两个班,每周八节英语课。他总是说:“我是教师,是党员,三尺讲台就是我的战场,如果有什么不幸,我希望是在讲台上。”


不幸接二连三

2012年10月的一个周日,余功茂在家里备课,连续三个小时坐着几乎没怎么动。等备完课,正要站起来活动活动,突然两眼一黑,“砰”的一声,他重重地倒在地上。

在忍受病痛折磨两天后,医院找到病因:由遗传性疾病多囊肾引起的脑部动脉瘤。确定病因后,医院给他做了脑部开颅手术,8个小时的脑部手术风险非常大,好在手术很成功,没有留下诸如因脑部神经损伤而引起的肢体障碍、语言功能损失等后遗症。

不幸再次降临。由于当天脑动脉瘤发作时脑部血压骤然增高,血压冲进了眼睛中的蛛网膜,导致左眼失明。后又转到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接受了眼部手术。

连续做了两次大手术,前后历时3个多月,给余功茂的身体不小的打击。学院的领导和同事们陆续去医院看望他,建议他先休息一段时间,不用着急回学校上课。学生们闻听消息后,也纷纷自发到医院和家里看望。

望着同事们、学生们一张张关切和期盼的面庞,余功茂在心里暗暗下定了决心。在出院后的新学期伊始,他就回到讲台,继续带三个班级的英语课。看到同学们孜孜以求的学习劲头,他悄悄地把一切困难埋在心里。

2014年11月1日,余功茂在家里因腰部剧痛再次晕倒。当他醒来时,人已在医院。虽然头脑清醒,但是身体毒素的积累侵害了神经,让他暂时失去语言功能。后经检查,发现是多囊肾病再次发作,而这一次,已经引发尿毒症。医生下了命令:必须每周到医院接受三次血液透析,才能暂时维持生命,而最终救治方法只有换肾。


学子慰藉心灵

每周一、三、五,是余功茂到医院做透析的日子。每一次透析都伴随着锥心的疼痛,但这却是维持生命的唯一方式。两根篮球气针大小的针管扎进胳膊的动脉和静脉,殷红的血液从透明管道中流向透析机,经过机器排毒,回流到他的身体里。每次四个小时,他必须躺在病床上,小心翼翼,几乎一动不动,否则,锋利的针管一旦扎破血管,会有很多不良后果,甚至直接影响透析。

但是透析永远无法代替双肾的排毒作用。由于他两个肾都已彻底坏死,透析也永远无法彻底清除身上的毒素,毒素的缓慢累积正在逐渐侵蚀他的身体健康。而且透析本身也会带来很多副作用。

透析完后,余功茂常常感到心脏不适、头晕、四肢无力,有时透析脱水过多,还会有恶心、抽筋、出冷汗、肌无力等症状,持续好几个小时。自从生病后,这位1.75米的汉子瘦得只有55公斤。

病痛无疑让余功茂感到沮丧。在工作中,作为一名大学教师,40岁正应是大展拳脚的黄金时期;在家里,作为儿子、丈夫、父亲,也应该是老人和妻儿遮风避雨的顶梁柱。然而他却要饱受病魔的摧残,时常感到有心无力。

这时,学生们给了他最为暖心的力量。

住院期间,余功茂所带三个班的学生虽然彼此互不认识,但仿佛商量好了似的,每位同学给他精心制作了一张卡片,或是写一封信,由班干部带到病房交给他。

“自从认识您,英语就成为我大学期间最想上的一门课。”“我们以师生的身份相逢在武大,却以朋友的身份相处在课堂。”“每次上您的课都能轻松愉快地学到很多,包括知识和您笑对人生的态度。”……这些卡片和信被珍藏在一个漂亮的铁盒子里,密密麻麻的字写满了学生们的爱。

“备受病痛折磨心情不好时,想想爱人和儿子的关心,看看学生们写给我的文字,心情就会慢慢好起来。”谈起这些,余功茂脸上洋溢着幸福。

为了让老师不感到孤单,学生们还排了班,每隔几天就有几位同学去医院看望老师。病房里,病友们时常能看到这样温馨的一幕:几个年轻的学子围在老师病床边,叽叽喳喳地讲述自己在学校学习、生活的趣事,看到老师苍白的脸上露出笑容,孩子们也是欢天喜地的。

2013级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学生还专门为他建了一个QQ群,每天在群里陪老师唠唠嗑。这些让余功茂觉得,虽然在住院,却无时无刻不和学生们在一起。

余功茂曾教过的一些学生,从不同渠道获知老师患病的消息后,以各种方式向老师表达问候和鼓励。已毕业回到重庆的2011级重庆医大委培生,趁着放寒假,专程代表来家里探望老师。还有身在美国、英国、香港、澳门等境外的学生,也都托人给老师带来问候。

“感觉所有的学生都在给我传达一个信息:‘余老师,站起来,回到讲台上。’这一切让我感觉到一个老师的价值和尊严,一种桃李满天下的自豪感。”余功茂说,“这也正是作为一名老师最快乐的所在。你对学生好,他们是知道的。只要你用心对学生,他们会懂得感恩。”

外语学院的领导和同事们在得知余功茂患病的消息后,也纷纷慷慨解囊,给他捐款,并鼓励他振作起来。“余老师清瘦的身体里似乎蕴含着无穷的力量,我们都很佩服他这种精神。”余功茂所在教研室主任马王超老师这样说。


一个独特的外语课堂

余功茂是个乐观的人。在课堂上,他声音洪亮,时常与学生互动,还偶尔穿插些英文小段子,惹得学生们会心一笑。如果你不了解他,一定看不出这样的老师、这样的课堂,有什么特别。

在余功茂的手机里,存有大量单词和长难句。“身体稍微舒服点时,我就时常翻看。老师要不停地学习,才能传递给学生更多有价值的东西。”虽然已经执教多年,对教学内容早已轻车熟路,但余功茂从不放松学习,即使是身患重病后。

余功茂的课堂信息量很大,这与他平时的“充电”和认真备课是分不开的。课前,他总是多方查找资料,结合最新的学界动态和时事内容,力求让每节课内容充实,让学生确确实实地学到知识。

“上余老师的课不会走神,因为脑子会一直跟着老师的思维走,而且学到的东西记忆深刻。”一名学生表示。

针对单词难记的情况,他以书本词汇为基础,大量扩充同义词、反义词、形近词,还有上下义词,以及一些看起来平淡无奇,但在考试中有着特殊决定性意思的单词。哪些单词是四六级、考研、雅思、托福等考试中的重点词汇,哪些必须认识,哪些必须会拼写,哪些还必须会造句……他让学生分门别类去掌握。

针对学生反映的听力教材过于容易的问题,余功茂一方面把听力教材当听写教材使用,让学生精听,另一方面在CNN、BBC、VOA等网站搜索最新听力材料。这些材料往往没有文字稿,余功茂边听边记,敲到电脑里形成WORD文档,再设置题目,做PPT。10分钟的听力视频,最终做成WORD文档和PPT需要一个小时左右。这些努力没有白费,学生对这些十分感兴趣,在提高听力水平的同时,也培养了他们关心国内外大事的习惯,开阔了视野。

课堂上,余功茂喜欢走下讲台,到学生中间去讲课。“我特别享受和学生毫无障碍地交流的感觉。”其实,他的身体根本吃不消这样长时间的站立,时间一长,他就会感到胸口发闷,难以喘气,双腿发软。

如果教室稍微大一点,学生会主动在第一排空出一个位置,让他坐在课桌上讲课,但往往没坐多大一会儿,激情一上来,他又站起来了。

有时,体力实在难以为继,他就从管理室借来一把椅子,跪在椅子上,撑起上身,继续给学生们上课。

带一个班级一段时间后,他不看花名册就能叫出绝大多数学生的名字。这让不少学生在惊讶和感动之余,也增添了上英语课的动力。“在大学里,您居然能记得我的名字,您真是位特别的老师。”在给老师写卡片时,有学生仍记得这样的细节。


满满正能量感染他人

他的事迹最近经校内外媒体报道后,获得无数祝福和点赞,一些曾经他教过的学生也纷纷在网上留言,满满的正能量正在感染着无数人:

“受教于余老师,真是在武大最大的几件幸事之一。老师讲课各方面都无懈可击,做人亦是。”

“他是我大学的引路之师。他曾说医院有肾源给他,但他当时正在给几个班上课,想上完课再去,于是错过了。这样的错过,讲实话我们更多的是生气,但谁也劝不了他。”

“他教的好的不仅是英语,更是对生命的热爱和珍惜。”

“三年前的英语课就是余老师教的,课堂很有趣所以印象深刻。他常常告诫我们一定要珍惜自己爱的人。现在想来,那可能就是他教书最想表达的东西吧。”

“大学以来唯一的一位认得所有同学名字的老师,很喜欢上课,即使下午要去透析也不缺席上午的课。很喜欢这个英语老师。”

“是给我上过一年多课的英语老师。看到这则消息在图书馆瞬间就泪奔。所有人都说他酷,是个好老师,而我只希望他只是那个身体健康不怎么为人所知的普通老师而已。”

“余老师教过我两年英语,他人非常好,心地善良,对待同学都是发自内心的关心。记得最后一次英语口语考试完,他还亲切地和我们聊天。”

“好像手电筒一直在他手里,照亮每个人;想必他的心里不曾有阴影,因为他就是光本身。”


余功茂总说:“虽然累,虽然痛,但我有家人、领导和同事们的关心,有学生们的需要,我有桃李满天下的自豪感。时至今日,我仍然坚信我坚守讲台的选择是正确的:我是老师,三尺讲台就是我的战场,它是我最终的归宿!”


分享